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杨腾飞工作室

宠辱不惊,闲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漫随天外云卷云舒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双利眼,看穿世界 --《看见》读后感  

2014-08-14 12:54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一双利眼,看穿世界  --《看见》读后感 - 潇雨 - 潇雨网易博客

 

作为一名央视女记者,柴静的内心敏感中带着锐利,柔软中透着坚韧,涉世愈深,爱之愈切。用一双利眼,剖开社会的各个断面,其中五色杂陈,尽现人间冷暖,在动情之处,有泪潸然滑落。

这一篇篇情意深缠的文章,见证了柴静的成长历程。从湖南卫视转入央视,开始时一直找不到采访思路,她不断推倒自己的思维模式,一次又一次重建,几经周折,成功转型,终于拥有了自己的“看见”专题栏目。从年少轻狂到睿智成熟,其中几多悲辛欢悦,几多寂寞丰饶,都流露于书中的深深墨痕。

《看见》里流淌着浪漫的理想主义,行笔干净利落,绝不拖泥带水,直切问题根源。很多事虽然只是描述,却如此的触动心灵,让我们关切,让我们反思:如果没有父亲强硬的教育,药家鑫事件也许不会发生;如果没有家庭暴力,就没有那么多的女囚;如果医院有良好的隔离措施,非典不会传播那么快……众多的如果,带给我深深的思索。

一、那个温热的跳动是活着

这个题目是柴静为2003年的非典写的,这是她刚到“新闻调查”做的第一个节目。那是一段让人永难忘怀的岁月,随时会逝去的可贵的生命,空气中弥漫着白色的恐怖。非典是一种情殇,有着刻骨铭心的痛。

这是一种真实的恐惧,记得那时很多地方都要隔离,我不安的躲在单位里,每天看着新闻里不断增加的疑似病例,人人自危,从柴静的书里看到,当时北京城的惨痛更让人不忍目睹。

最惨痛的是离病毒最近的那些医护工作者,人民医院有九十三名医护人员感染,急诊科六十二人中二十四人感染,两位医生殉职。

有些痛无法形容,只能如实描述。

“五月二十七日,急诊科的护士王晶去世。

丈夫给我念妻子的手机短信。

第一条是:‘窗前的花儿开了,我会好起来的。’

他不能去探视妻子,只能每天站在地坛医院门口,进不去,就在世界上离她最近的地方守着。

她写:‘回去吧,你不能倒下,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依靠。’

再下来,她开始知道自己不好了,在短信里交代着存折的密码。

最后一条,她要他系上红腰带:‘本命年,你要平安。’

他一边恸哭一边念,我的眼泪也满脸的流。”

那些把生命毅然决然交给死神的医护工作者,面对瘟疫,他们职责所在,忘却了生死。我们的记者,同在一线,报道第一时间的疫情,亲身体验着死亡的伤痛,他们同样值得我们敬重。

如此的恐怖面前,有人白了胡须,有人笑对死神。柴静说:“人们还能笑的时候,是不容易被打败的。”谁都想好好活着,叶曼先生书中写道,“人要有时时可死、步步求生的精神”。当我们面对无情的SARS,这又是何其之难!

非典终于结束,但尘埃落定处,总有意难平。我们怀念远人,应该更加珍惜现在的生活。

二、真实自有万钧之力

2008512,汶川强震。柴静从美国一路辗转来到现场,地震的惨烈是很难全面报道的,天崩地陷,生灵涂炭。没有什么更能打动人心,除了真实,不需要太多的言语,现场的每人每景都让我们无限悲痛,无限感怀。

开始介绍的一些事就让我为之震惊,男人骑了两千里路的摩托车回来看妻子;士兵为了救人,耽误了疗伤,肠子流了出来;还有一个女人在废墟守了七天,终于等到了丈夫获救。”

过分的描述伤亡会显得沉重、灰色,她们于是走入了震后普通人的生活。柴静跟着叶哥叶嫂一家从安置点回到了北川县城边上的杨柳坪村,叶哥家的孩子在地震中不幸遇难。回到村子,看到东倒西歪的房子时,叶哥叶嫂手里拎着的东西不知觉的掉到了地上。看到前些天还和孩子玩的象棋,俩人不停的抹泪。天灾面前,伤痛虽难以抑制,生活总要继续。

杨柳坪村八十八户人家,有二十二人遇难。身在当时,没有什么采访可言,如此多的亲人远去,没有人愿意多说什么话,只能采访日常的生活。“过两天他们帮邻居家打蒜薹,邻家的女人遇难了,只剩下父子俩……村里能来的都来了,十几个人……打完蒜薹,大伙用石头垒了个灶,找点柴火,从废墟下面扒拉出腊肉,用石片把上面的灰刮掉,放在锅里煮。”

这就是我们的民族,大灾面前,心忍巨痛,邻居家的活儿大家还是一起去帮忙。活着,就意味着之顽强,纵是铁汉,也有柔情。不要说有什么可以永生不忘,至死铭刻,患难之处,真情乃现。灾难面前,我们不用去过分的赞美谁,真实自有万钧之力。

柴静采访了到中国农村进行支教的德国人卢安克,他是个特立独行的人,十年来生活在广西的山村,一贫如洗,不喜欢物质,只喜欢自由。他教出来的孩子虽然腼腆,但都有着独立的心灵。他的行为很多人不能接受,或许是个另类,但他的存在也是教育的一种方式。

在“双城的创伤”里,一周内有五个小学生连续用服毒的方式自杀,她们实地采访,剥丝去茧。调查到最后,发现最大的谜,是我们所不能了解的孩子们波折起伏的内心世界。

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如来。一个个灵动的生命跳跃书中,或细致精彩,或忧伤满怀。人间烟火总是带着几分温暖,也带着几分寥落。读《看见》的心情是复杂的,时悲时喜,既赞叹也叹息。其实,社会本就复杂,只是在柴静笔下,这些裸露的、发人深省的真实,让我一时有了看穿世界的感觉。

光阴层层叠叠,自己已过而立之年,历事渐深,对有些人有些事已是心平如水。而读《看见》,却让我的心再起波澜,如一叶孤舟破水来,情难自禁。那些天涯路远之人之事如在眼前,牵动心怀。我知道,人对人之间关怀的那根弦永远不会断,这也许就是新闻的意义,也许就是《看见》的意义。

(潇雨心印)(2014.06.10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