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杨腾飞工作室

宠辱不惊,闲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漫随天外云卷云舒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些激荡心灵的诗句----发表于《衡水晚报》  

2015-12-19 11:12:34|  分类: 潇雨文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这几天在看蒋勋先生的《汉字书法之美》,书中介绍了埃及的罗赛塔石碑,这上面记录了最早的埃及文字,为了破解这些文字,很是费了一番功夫。虽然文字最终被破译,但不幸的是,这些文字已经失去了生命力,成为了考古的一项内容。由此而想到汉字,我觉得幸运至极,因为几千年来,汉字从象形开始,一路演化而来,从未中断,渐渐生发出美感和音乐感,并承载了大量的文化。

汉字之美,书法是其一,诗亦是一端。即使是律诗、绝句这样严格的形式,仍没有将汉字限制住,反而是在这样的框架内,涌现出了如此之多的诗人,他们经典的词章,辉照千古,灿若群星。

对古诗的热爱,是因为它已经浸入我们的血脉之中,每每触动心弦,许多的话,只需要一句诗,足以表述当时的情感。记得上学的时候,曾把《唐诗三百首》上的短诗依次背过,虽然有些不易理解,却成为了心中无以替代的财富,为自己的心灵注入了取之不尽的灵感之泉。

初次听到“老来多健忘,唯不忘相思”的时候,并没有觉出什么特别之处,只认为是白居易一个普通的诗句,但这句诗却过目不忘。人到中年,对这句诗的感悟越来越多。现在的记忆力已是不如二十多岁了,但一些重要的日子,还是记得很清晰,每到特别的日子,总会计算着如何纪念一下。

前一段时间初中同学聚会,十九年的别离之后,仍能认出曾经熟悉的脸庞,虽然我们的脸上已经开始写上沧桑,好友相聚,仍能回忆起那么多的青春往事,仿佛这些事就在眼前。

今年感触最深的电影,是《归来》,陆焉识虽处牢狱,但眼前的一切与他无关,他只惦念着妻子冯婉喻;而他的妻子,因为多年的别离与生活中的重重压力,因为越是不能相见而越是深入骨髓的思念,得了海默尔综合症,她忘记了太多的东西,唯有一样至死不忘,那就是期待着陆焉识的归来。

相思,是超越时空的情感,也超然于物质生活。也许,人到老年,才会发现,身边的种种正在失去意义,慢慢变得无欲无求,唯有相思,会一天一天加重加深。

 

在我的记忆里,对陈陶这个人的印象并不深,只略晓得他是唐朝一个不得志的诗人,当然,这种不得志,也只是人们的评语,因为他一生都没能考取功名,但据史料记载,他遍游名山胜境,他当时的心态我们只能猜测。对陈陶的了解,是因为他写的一句诗,“可怜无定河边骨,犹是春闺梦里人”。

曾记得,在第一次读到这句诗的时候,我的目光被吸引,心神凝思,到最后,我似乎以为时间停住了。我良久不能释卷----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怀?男子保家卫国,战死边疆,在荒凉的坟上,可能连一个名字都不能留下,但即使这样,他依然是远方的女子昼夜思念的爱人。世间的情感,可以越过重山,越过苍茫大地。我突然发现,每个人的爱都是无比伟大,虽然世界很大,人们各自奔忙,但谁都有自己珍贵的情感。这情感,放在天地之间,可能无比渺小,若是置于两人之间,这个情感却可以大过一切,为了这个情感,他们可以忘怀世界。

也就在此时,我感悟到了慈悲,感悟到了众生平等。有时,我看到楼下蹬着破旧三轮车拣拾纸箱瓶罐的头发花白的老太太,我会想到,她家中可能有卧病在床的老伴,在时刻盼她归来;有时,我看到寒风中清扫街道上落叶的大妈,我会想到,她可能没有什么学历,只能赚取这微薄的工资,仅仅是为了她上大学的女儿,能够和同学们一样吃些好的饭菜,在冬天里能买得起一条好看的红围巾;我看到建筑工地上年纪已经不小却在吃力推着小车的大爷,我看到用钢丝吊在空中擦拭玻璃幕墙的打工小伙,还有三下两下就跳到高楼外窄小的空调机位上,在几十米的高空安装空调的外地人……每到此时,我会想这首诗,会想起他们也有着心爱的人,会觉得这个物质世界虽然忙碌,也总有着温暖和柔情。

 

在朱光潜先生的《谈美》里,介绍了王昌龄的一句诗,叫做“玉颜不及寒鸦色,犹带昭阳日影来”,朱先生的意思是借喻,但只要稍微了解一下这首诗背后的故事,就会感受到其中深藏着班婕妤的幽怨与哀愁,一种内心深处无力的伤感。班婕妤曾被宠幸,深知得宠的好处,而失宠之后,主动避于长门殿,再难见君王,此生只得忧伤以终老。身处皇宫的女子,只有得宠一条路,此路一失,前途从此黯淡无光,青春韶华,只付于冷宫高墙,以至于会羡慕从汉成帝宫殿飞来的乌鸦,身上还带着昭阳日影。

这仅是写班婕妤吗?这仅是写宫怨吗?更深的意思,是在描述人生理想破灭之后的无尽悲哀,虽然失去理想,却在做无益的希望----这是一个死结,一个难以打开的心结。正所谓当局者迷,这个心结如果解不开,化不掉,有可能就是一生,而人生只有一次啊!人们对于班婕妤的哀愁一笑而过,对于自己的心事,却忧愁万千,苦夜难眠。佛法中说,要“破我执”,终归还是太难。

唐诗是诗顶的顶峰,也是对比了其他时代,无论是诗的高度,文字的锤炼,思想的内涵,唐诗的成就都是最高的。后世的诗篇,要么重于感性,要么重于理性,再难像唐诗一样情理交融,又能如此深入人心。同时也要说,唐诗里的气象是包罗万千的,不能仅从字面的意思来分析,对于唐诗的理解,我们做的还远远不够。

(潇雨心印)(2015.12.18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