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杨腾飞工作室

宠辱不惊,闲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漫随天外云卷云舒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风筝(小说)  

2015-10-22 20:25:47|  分类: 潇雨文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小的时候,青林喜欢一个人坐在田垅上看风筝。

这是一种无奈,没什么朋友,又买不起玩具。

他从小就是个孤儿,是被遗弃到王家坳的。他跟着一个爷爷长大,爷爷无儿无女,俩人相依为命。

爷爷走了以后,只留下他和那两间土房,还有三亩地,村子里的人时常接济他一下,他也就勉强过着饥饱不一的日子。要说有什么爱好,只有会飞的风筝。

那天放学后,他用捡来的报纸,粘在劈开的高粱杆骨架上,拿细绳系住,又找了找平衡,到院子里一试,竟然能飞到一房高。

青林于是收集各种又轻又结实的纸,再把拣来的竹竿,劈成细条,当成骨架。在他做了有十来个风筝的时候,孩子们开始找他做风筝,村子里会做风筝的人很少,飞得也不稳,做出来的又粗糙,没有青林的风筝精致。

但他,还是很少放风筝,只是喜欢看,望着自己做的风筝飞到天空,心里有一种满足感。

 

第二年,找他做风筝的人突然少了,那种大批量生产的风筝进入了乡村,或是燕子,或是老鹰,五颜六色地飘着。

一天,村子里又来了一个卖风筝的老头,不同的是,他的风筝是手工做的,十来个样子,手绘的图案清新雅致,尤其是那个蜈蚣,孩子们反复看个不停。青林跟了他一天,想看个究竟,又发现画画的本领自己是没有的。老头看他总跟着,见这孩子虽穿得破烂,眼睛却清澈明亮。

“想买哪个?给你便宜点!”

“我买不起,我没钱,我想学做风筝。”

老头又看了看这孩子,说,“想学,那要吃苦的!”

“我不怕苦,我能学好,有饭吃就行!”

那天,青林真就跟着老头走了,这事在村子里传开了,一个孤儿,也十来岁了,没有人去找。

 

住到县城的时候,月亮已经升到树梢。

老头给他要了两个菜,一大碗面,青林吃了个一干二净,老头没咋吃,只乐呵呵地看着。

第二天,他跟着老头到了山东,这个村子里有很多做风筝的手艺人,他们见到老头极为客气。

“曲大爷,这领的谁啊?”

“新徒弟,新徒弟!”

曲大爷家的墙上挂满了各式的风筝,青林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像是梦到过。

曲大爷做的风筝是村子里最讲究的,画工也是最好的,关键是这画工,别人学不了。

确实像青林说的那样,他不怕苦,不嫌烦,他把家务揽了下来,可能是习惯吧,青林管他还是叫爷爷。白天,他就做些裁纸下料的活,晚上在屋里学画画,曲大爷又让他学写字,日子也过得飞快。

 

到青林二十岁的时候,他发现村子里不时来一些外国人,也不还价,就买走他们家的很多风筝。

钱多事多,曲大爷的孩子们看出老爷子的手艺值钱了,常常给青林脸色看,家里的争吵越来越多,青林不愿掺和里面的是非,收拾了行李,说要回家看看。

他买了去黄山的车票,没怎么见过山,要给自己开开眼。后来又去了库尔勒,去看看书上说的盆地。没有钱就打打工,挣些钱就换个地方接着逛。

在城市里,除了做工,他就四处走,偏好那些古迹,刻在碑上的字,他要用手比划半天,博物馆里的名画,总是吸引他的眼神。他喜欢早起,喂广场上的鸽子,看老人在地上写字,老人写完了,他就上前聊聊天,有时他也写几个,老人给指点指点。

 

又到了搬家的时候,青林背着个包,一手夹着被子,走在街上,灯光遮住了星光,汽车在身边飞弛而过。

他找了个小饭馆要了份拉面,窗外行人匆匆,他突然觉得自己孤单地有点可怜。他曾经为自己买了辆新车子而兴奋,骑在街上,他觉得幸福,可过往的汽车,摁着尖锐的喇叭。他发现,在这个世界上自己拥有的太少太少,不知道的事太多太多,他对自己说,“我这样活到老又有什么意思呢?

他有意无意地练起了书法,打工之余,就往书院跑,里面的老爷子们,手下的工夫老到,然而,没有什么年轻人愿意学,见到青林这么用心,他们也乐意栽培一下。

书法不是一个人苦练就行的,必须有高人的点拨,但苦练又是必须的一件事。一个字要写几百遍,青林就写几千遍,实在累的时候,就到碑林走走,他喜欢那种古色古香的感觉。

 

两三年下来,青林的字大为精进,书院里的李老爷子说,“我是不能再指点你什么了,有些事,得是自己悟了,你手上的功底可以了,心里的功底还是不够,多看看书吧!”

青林记在心里了,他去了图书馆办了张卡,到馆里一看,书堆得和山一样,翻一本,《植物学》,再翻一本,《百年孤独》,青林有点不知所以,他找了几本自己认为有兴趣的,终是不得要领。

他又去找了几次李老爷子,却总是碰不上,后来听人说,他离开这个城市,去别的地方养老去了,可能再也不会来了。

青林想,李老爷子的造诣在书院里那是最高的了,指点的方向应该不会错,但怎么走,还得看自己的修行。

就这样,练字之余,他投入了书海。真是海啊,无边无涯,书多得一辈子也看不完。但青林想,就先读吧,懂一点是一点,看不进去的时候就看小说,思路清晰的时候就看《史记》。但他只是知道方向,并没有真正清楚读书和书法的联系,直到有一天,他看到《古文观止》里的《兰亭序》,这不是个书法吗,怎么还跑到文学里了?青林愣住了。

 

那一天,他没有再看别的书,而是一直在看《兰亭序》,他想弄个究竟,但文章写得很深,似懂非懂。但他知道,在书法上,《兰亭序》是一个不可能超越的顶峰,即使是王羲之,也没有动笔再去写一篇没有涂抹的卷轴,这事,关乎酒,关乎道,关乎修为。

他去查了那段时间的历史,那是一个以清谈为时尚的年代,而《兰亭序》的字里行间,在体现了道家超脱的同时,更是潜藏着对于时人心态的抨击。那么,道家到底有什么,那无数的清谈,又有哪些的内容,王羲之到底想说些什么?流觞曲水,共叙幽情,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聚会?青林的疑问越来越多。

疑问的结果,是他开始关注有关于道家的书,有关于《道德经》的书,前人今人的。但真正让他悟透的,还是《庄子》,青林觉得,在那个年代,竟然有如此的想象力。他最喜欢的,是“游刃有余”的那个“游”,有一种飘然于天地之间的潇洒,还有“呆若木鸡”的那个“呆”字,有着静若处子,动如脱兔的机敏。他猛然发现,书法的魅力,其实在于飘逸,在于超然,在于洒脱,字的不同写法,源于这个字在于这句话当中所要表达的思想,书法的形态要与字义结合起来,这也许就是王羲之在《兰亭序》里二十一个“之”字写法不同的原因。

 

这一番领悟,让青林心路大开,他越练越顺手,他的字,已然超越了形的层次,转而进入了一种独创的境界。

他的名声先是从书院里传出来,渐渐有人联系他写牌匾,他的字独树一帜,字的形态与店铺也能相得益彰,颇为大气,与其说是在写,不如说青林是在设计。他在写之前会运思久,有时还要查查书,然后一气呵成,绝不再改。

转眼又是春天,新式的风筝飞向天空,也牵动了青林的思绪。他带着宝微,回到了山东,小两口找到了曲大爷,在村子里买下了一处不大的平房。在曲大爷的张罗下,漂漂亮亮地办了婚事。

从此,这个村子里有了两个知名的人,曲大爷和青林,不断有外地的车过来,或是收藏风筝的,或是求字的。

曲大爷的风筝上,也从此多了一个不起眼的“林”字,像是空中飞舞着的一条龙,更像是那个蜈蚣形状的风筝。

(2015.10.22)(潇雨小说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